2011年12月27日 星期二

【電影】2011金馬影展 : 發條橘子


發條橘子 │ 發條桔子 │ 發條橙 │ A Clockwork Orang

道德自由兩難全。



史丹利庫柏力克是個人很喜歡的一位導演,他對於近代電影界的影響也非常深遠,在劇情、科幻還是邪典電影中都留下讓影迷再三回味不已的作品,他總是大膽剖析性與暴力關係、政治牽扯與社會種族隔閡,使用著那天才般敏銳的藝術嗅覺,探討著當代鮮少人感觸及的題材,走在時代先驅外也創造出許多時尚潮流,像是1968年「2001太空漫遊」拍攝出30念後現代人科技,1971年時本片中對於普普風格的運用,對比現代又興起的復古風潮一點都不退流行,1981年的「鬼店」更是驚悚片裡的經典,片中驚悚又詭異的氣氛讓許多人難以忘懷,可惜這位大導在一般民眾心中所留下最深印象的卻是1999年讓人難以看懂,話題完全被還是夫妻阿湯哥和妮可基嫚情色演出蓋過的「大開眼戒」。


劇情敘述:


一位熱愛貝多芬音樂,卻成天想著強姦婦女、欺凌老弱、暴力犯罪的十五歲少年Alex,壞事做盡後終於入獄判刑十四年,為減輕刑責自願參與一項「思想改造療程」,即綑綁雙手雙腳、夾開雙眼、注射實驗藥物,強迫觀賞暴力血腥的影片直到身體痛苦不堪為止,利用痛苦以制約之前對暴力的熱衷,最後失去攻擊他人的能力,而得到所謂的「治癒」。


關於電影:

原著分三部共二十一章,以少年終於改邪歸正來勸慰世人,暴力只是年輕躁動的生命亂象,回歸溫馴才是成熟的人格指標,但大導演卻不願如此媚俗以安撫人心,他讓影片只拍到原著的第二十章,亦即少年又恢復做惡的能力,並深黯為惡之道而能與政客狼狽為奸,影片以惡少和一位少女,在眾人圍觀歡呼下瘋狂做愛、洋溢在邪惡的幸福中結束,如此南轅北轍的結局,當然引發一場影片越是有名,原著作者就越生氣的有趣論爭,導演不認同原著作者對良善的皈依,反而對人性中無法根除的暴力與色情坦承不諱,使得這部電影在除罪抗體稍弱的國家,例如英國、台灣,始終榮登禁演之列。





 


史丹利的電影常常出現兩極評價,而且很難讓人完全看懂,往往看上個兩到三遍都還能找出許多不同感受,但這樣還是沒辦法完全去領悟他想表達的涵義,其實就連他自己也說常常是邊拍腦子中就有許多想法跑出來,於是臨時起意加進去,這樣的作法換成別人說不定就把電影搞砸了,但是他卻能掌控住並且將電影推上更高峰,不只是影迷們對他非常推崇,就連史蒂芬金、史蒂芬史匹柏以及本片原著小說作者安東尼伯吉斯對他都是又愛又恨,這樣的評價也出現在本片上映時,試想在70年代初期發條橘子卻大膽挑戰性與暴力並且將常人認為正常與瘋狂間重新定義,社會大眾為之震撼,並且深深影響年輕人開始模仿片中舉動,在情勢快失控時史丹利親自上電影院停止了放映,而本片至今仍然名列多國禁片之一。



就連英國本身都將它列為禁片,其實原因不是片中裸露的情色和暴力,而是跟它所透漏出的反政府思想拖不了干係,要對這部電影做定義有點困難,它原本就是我的愛片之一,對於那華麗迷幻的性暴力與頹廢靡爛的沉淪意志著迷,但這並不是討好一般大眾喜好的電影,如果沒辦法瞭解畫面想表達的意思,那麼本片對你而言就僅會是部使用大量舞台劇誇張手法卻無聊沉悶不知所云的電影,重點是還得先忍受全片那濃厚沒太多情感的英國口音以及演員們一板一眼那暗喻希特勒獨裁階層級位的舉止,但是深愛喜片者反而會認為這些特色替本片增添了不少韻味,讓它更具寫實感。





 


未滿18歲的Alex和狐群狗黨成群結隊四處作惡,就像青少年時期我們總是和朋友們組成自己的小圈圈,做任何事都一起去做,依賴自己的同伴也被對方依賴,當然也會互相影響彼此的處事觀念,尤其是在這種個性尚未定型很容易受到外來誘惑染色的年齡層,選擇朋友更是重要,Alex一夥人因為年輕所以總是將自己心中想法化為實際行動,他們對社會存在著反叛之心,欺負流浪漢、強暴婦女、地盤鄉爭是出於本能和好玩之心,將最赤裸的慾望直接表現出來,年輕真好卻也可怕,最經典莫過於那幕四人在奶酒吧喝著牛奶、人奶、調製奶的場景,人偶所製成的桌子、沙發和擠奶器,配上五顏六色假髮和牆壁上所畫滿的圓圈框框,充滿著淫穢對現實不滿的意念,真得很棒。



人性本善還是人性本惡,這是個老問題,也是個好問題,常人所認為美好事物就該是善良愉樂的,而那些邪惡舉動就是可怕與不好,不是正常人應有的想法,這是現今社會匯集多數人道德觀念所訂成的一個規範,但這一定就是正確的嗎?那些少數人所認為正常與美好的事物卻變成了不正常和變態,因為它危害到多數人的安全,這個問題始終沒有誰能站得住腳,而導演藉由Alex愛好古典樂來做強烈對比,我們認為喜好古典樂的人通常都有著良好氣質與個性,被優雅所薰陶,而Alex最喜愛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卻激發他對性的慾望,在音樂中他找到自我,享受也覺得美好,彷若上了天堂,所以片中常出現古典樂為背景,畫面卻儘是統治暴力,結果意外協調,再次印證了善良邪惡原本就是一體兩面的事物。





 


真正動手殺人和書上、電視或電影所演得是不一樣的,Alex錯手殺人後當下內心也是非常驚恐,而長期欺壓自己同伴也在此時被反撲,他入獄後只想著要出獄,原本想著參與實驗只要假裝變好,這麼簡單就能逃出去,於是他基於「自由意志」而選擇治療自己,每個人都擁有自由選擇的權力,但是當這種權力被剝奪時,是否該就此認命呢?當Alex誤以為治療只是打打營養針看看電影這麼簡單,所以他答應,沒想到卻是被欺瞞的打下藥物並且還被強迫看盡一切暴力情色電影,這段充滿強烈嘲諷當權政府的意味,它們總是口頭上喊著民主自由,實際上卻是暗地欺騙社會大眾使用獨裁方式來統治人民,灌輸當局所想要的思想,不容反對,電影中也播放了一段希特勒影片來影設。



發條橘子是俚語「像上著發條的橘子一樣古怪」,多汁美味的橘子終究是靠著背後發條來操縱何時該成熟,何時該腐爛,Alex被政府治「好」了,只要想使用暴力或是性,他就會不自覺感到噁心想吐,聽到第九號交響曲就像面臨死亡一樣恐懼害怕,這種治癒是被操縱控制而來的結果,就像發條橘子一樣,違背本性也不協調,那他的人生有因此變好嗎?並沒有,不能夠反抗的他回到家後已沒有他的位置,被以前欺負的流浪漢毆打,遭到已在當警察的同伴羞辱,還被受害者丈夫報復,許多時候我們認為好的想法觀念強加在他人身上,不一定能夠達到預計效果,還可能適得其反。





 

飾演Alex的Malcolm McDowell在片中無論是第三點隱隱裸露、驕傲靡爛、惡意欺負、還是被毆打凌虐時的詮釋都很到位,尤其是坐在奶酒吧裡,左臉是正常表情,右眼卻畫著濃厚下睫毛並露出惡魔般微笑,這美感多麼純粹,眼神中的瘋狂也讓人感受到Malcolm McDowell精湛實力,他和Tim Curry(洛基恐怖秀)堪稱是70年代兩大邪典演員,藝術和演技並存,可惜的是至今都仍然都是只有一部電影為代表作,但在其它電影中依然是個稱職綠葉。


電影最後結局和小說並不一樣,也讓小說作者安東尼伯吉斯氣得牙癢癢,小說多了一章是Alex真正改過向善,但當時美國版小說並沒有這章,僅寫到Alex跳樓後變回本性和政府勾結,史丹利也認為這樣才比較有衝擊性,所以電影結尾在第九號交響曲和眾人鼓掌環繞之下Alex與裸女做愛到達天堂,這是個讓人省思的地方,應該要像原本作家所安排主角變好,符合社會大眾期盼與原則,但受盡欺壓與打擊才對?還是讓主角回歸原始本性,就算那是我們所認為的惡,可他卻活得開心美好才對?這個問題我想應該是不會有正解的。





首映日期:  1971。
上映日期:  2011-11,2011金馬影展。
可看之處:  藝術色調與寫實論點。
適合族群:  史丹利庫柏力克迷,藝術電影愛好者。



很難想像發條橘子原本只是導演用來墊檔所拍的小成本電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