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4日 星期二

【電影】腦男



腦男 │ The Brain Man


宛若新生,破繭而出。




日本真得很喜歡將深度犯罪或是真實驚悚的小說改編成劇情電影,幾乎可說每半年就會出現一部類似告白這種探討人性本惡(善)並且大賣的片,題材聳動就會吸引觀眾注意,人們對於人性寫實的事物僅管內心恐懼,卻又好奇愛看得要命,本片一開始宣傳就以「繼告白和惡之教典後又一犯罪鉅作」做噱頭,原因是這兩部片可說是近年來令台灣觀眾留下深刻印象,震撼於影片內容的代表,接著又打出「史上最俊美殺人機器」這句標語,生田斗真一反往常開朗陽光、或憂鬱陰柔的劇中形象,帶著冷漠無感情與健身過後的體格出現,他的演技比起其它傑尼斯男星並不讓人擔憂,就期待劇本能夠撐得起整部片了。





劇情敘述:




一樁市區公車的爆炸案件震驚了全日本社會,陰錯陽差逃過一劫的腦神經外科醫生鷲谷真梨子(松雪泰子 飾),看著爆炸的公車驚恐不已,茶屋刑事(江口洋介 飾)奉命調查案件,在殺人犯的住所逮捕了嫌疑犯鈴木一郎(生田斗真 飾),並交由真梨子進行精神診斷,隨著真梨子的調查,這個擁有超高智商卻冷血無感情的「腦男」神秘的過去逐漸明朗,同時真正的殺人犯也正伺機而動進行下一波瘋狂攻擊...。




關於電影:




傑尼斯唯一不唱歌只專攻演戲的男星生田斗真,希望藉本片拋開過往偶像包袱而非常重視這次的演出,因此為了詮釋片中無感情、擁有異常體能的冷酷殺人機器—鈴木一郎,並演出像「死了一樣的眼神」,拍攝前他推掉所有工作,展開隔絕外界的閉關生活,每天在家要求自己進行三至五小時的「死屍」訓練,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數小時,並且控制並放慢自己的眨眼和呼吸的速度,要求自己進入毫無情感與知覺的狀態,以進入殺人魔角色的內心世界,看似簡單的動作卻讓生田斗真在訓練過程吃盡苦頭,生田受訪時表示:「在沙發上數小時一動不動,體驗了這樣的生活,過程艱難極了,儘管不容易,但若不這麼做的話,無法把角色演好。」
















日本媒體讚賞本片是「沉默的羔羊」和「火線追緝令」的綜合版,很不巧的是這兩部片都是我的愛片,於是觀賞腦男前我不自覺提高了對它的期待度,正好題材又是我感興趣關於精神層面與人性善惡的探討,看完後我認為本片偏向沉默的羔羊一點,模式和劇情都頗雷同,不如說本片分為兩個支線:一是模仿沉默的女精神科醫師和腦男這段、二是模仿火線追緝令男警察與腦男這段,劇情偏重著墨女醫師與腦男間善惡對比以及最後宛如新生的雛鳥情結,導致警匪追捕,或是聯手對抗共同敵人這一個段落變得似乎多餘了些,倘若劇情拿捏得穩,探討令人省思,這項錯誤觀眾大可無所謂,偏偏劇情卻太過簡單了,雖然導演有盡力想要營造懸疑嚴肅氣氛,但所有的下一步我們都一目瞭然,這可是犯了此類電影的大忌啊...。






預告裡呈現的場面很大,這不只是一場善與惡的對決,也是惡與惡之間差異對立,電影中許多爆破場面也的確搞得很大,至少以日片規模本片算是大了,就連想探討的點也很多,只是實際上看完後你會發現,本片其實就只是一個起頭,關於腦男和醫生於一件小案子裡相遇的故事,簡單介紹一下兩人身家背景,用其它小案子告訴觀眾兩人心理狀態以及其道德觀念認知如何,然後經過這一個案子後醫生的造物主情結與腦男對她的雛鳥情感糾葛在一起,卻又建立在善惡對立這矛盾立場上,寫到這邊我真得很想嘆一下氣,明明就是個很好發揮,可以很深入,甚至讓觀眾留下強烈印象的好題材,為什麼導演還能夠將它拍成這樣要劇情不劇情,要嚴肅不嚴肅,許多地方明明是想表達腦男高智商、無痛感以及被當殺人機器訓練出來的好身手,可是透過畫面卻呈現出一種說不出的詼諧感,甚至同場不少觀眾還笑了出來,除非我們會錯意本片其實也是想走惡搞路線。
















不過對於動作對打處理這方面,我不得不稍微讚賞一下導演,拍得可真是簡潔俐落,完全符合觀眾聯想中是殺人機器又俊美的腦男對上敵人時如何讓他們致命,乾淨又不拖泥帶水直接命中人體最脆弱之處,畫面配合音效以及那雙深不見底無任何情感的雙眼,生田斗真(以下簡稱toma)為戲苦練身體以及揣摩無情緒眼神情感算是沒白練,奇怪的是我也不知道對他在本片的演出該褒還是該貶,畢竟今天若是他的演技更有層次與轉折,那麼本片絕對會完全抓住觀眾的心,不過遇到這位導演他大概也是沒輒,但今天若是跳脫出劇情單看他的表現,我只能說toma真是讓人驚喜,一路從小跟著他長大,常看日劇者多少都清楚他在日劇中詮釋過的角色以及呈現,在本片中和過往完全不同,可以感覺到他對角色拿捏更成熟,發自內心醞釀出的情緒我們感受的到,不過每回想跟著更深入瞭解時節奏又被導演分散打斷,很可惜。






江口洋介飾演警察,松雪泰子飾演醫生,兩人的角色和腦男都有所牽扯,平時在日劇中或多或少都有合作到,我邊觀看電影時卻想到了一個有趣對比,13年前我在電影院裡看了「另一個天堂」的子夜場,到現在我都記不清是自己太喜愛這題材還是因為都沒有人自己包場才會對這部電影印象如此深,兩人在電影中江口也是警察,松雪也是醫生,那時我的觀想是,松雪泰子好邪惡好會演,江口洋介臉好僵,江口在日劇中臉僵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近年有逐漸好起來趨勢,反觀松雪泰子卻漸漸被定型在悲情角色裡,看完本片後我只替江口洋介感到可惜,難得讓他遇到一個性如此鮮明,而他又發揮不錯的角色,卻這麼莫名就被削掉了戲份,松雪的內心轉折不夠深,讓她表現出來就是中規中矩,雖然是女主角卻反而沒有江口洋介來得搶眼。
















好吧,雖然拍爛了,雖然劇情節奏有些失穩,雖然不是差卻也離好看有點距離,但我無法討厭這部片,沒有錯,還是有一些地方,捕捉到了我內心中那共鳴,那偏離常人的,不屑道德規範的,只能在面具背後揚起嘴角的,一些共鳴。我們所存在的這個世界,一向都是多數人說了算,多數人制定規範,多數人意見為上,多數人來告訴每一個人,什麼是善,什麼是惡,什麼樣行為是不被允許,在日常中任何時刻都純在著多數決,一個人說你不正常,你還可以反說他不正常,兩個人說你不正常,了不起你笑一笑置之不理,但三個人說你不正常,好像開始的你真得是不正常的那一方,接著就像被定了生死,你所認知的道德觀念,你所喜好的一切,都被認為是不合理,是病態,需要被治療。






憑什麼普通人的正常就是正常?憑什麼我們的正常就是不正常?如果說要以法律和道德來界定規範,這些規範不也就是多數人為了確保自己生命安全所訂下的嗎?這規範並不完美,灰色地帶太模糊不清,沒有人可以公平又合理的去判斷,如同電影裡提到,我們憑什麼決定他人生死?受害者家庭該原諒加害者嗎?原諒了如何,不原諒又如何,如果今天加害者醒悟,真正認錯了,傷痛卻已永遠烙印兩方心中,一輩子如影隨形,那些不知悔改者,倘若鑽法律漏洞不必受到太多懲罰,受害者家屬怎麼能甘心,誰又能體會他們的心情?
















每個人都希望能有一個瞭解自己,認同自己,和自己有類似想法的人出現,那是種找到同類的溫暖感,就彷彿你在他面前可以暢所欲言,你那些想法會得到認同,我覺得全片最可惜被浪費之處就是腦男與綠川這條惡與惡對立的線,只有惡人才能體會感受惡人之惡,他們就像一面鏡子,雖然同樣為惡,卻還是有著細微差別,可卻又是如此相像,有著相同寂寞,只是遭遇之人不同造就了最後結局不同,結尾時腦男微微笑了,只有在面對醫生之時,下一秒又回復成那冷漠神情,這不是結局,這只是開始,他,宛如新生,現在才開始了自主意識去界定他想要什麼,要毀掉什麼,想守護什麼,僅管那是建立在惡這條道路上。






電影中出現了不少仿沉默的羔羊那蝴蝶圖象,蝴蝶與飛蛾原本就是一體,牠是世界上最美麗卻也最醜陋的生物,美麗不一定善良,醜陋並不是邪惡,黑暗可怕嗎?病態可怕嗎?我告訴你,那些打著虛假噁心道德口號,披著華麗外衣自欺欺人,盡做些醜陋之事的傢伙,遠遠可怕多了,腦男或許不是一部值得一看的電影,對於某些人而言卻會充滿著不少共鳴。









上映日期:2013-06-07

-----------------------

【劇情】: 3



【場景】: 6



【演技】: 4



【省思】: 6



【滿分10】: 4

-----------------------

不列入評分之個人喜愛度 : 4










每個人的孤獨,都希望有人能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