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6日 星期一

【電影】驚魂夜(一):籠困


籠困 │ Captifs │ Caged


活體器官摘除術。




一般人失戀後最常做的事就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開燈坐在某個角落,就算是夜深人靜時也不會感到害怕,因為此刻心裡想的都是難過與回憶,但是某個白天突然被電梯不動、反鎖在廁所、困在任何沒辦法感到安心的地方時,大家就會開始驚慌失措,內心充滿了呼救沒人理的恐懼就算是有人告訴你不要緊張馬上會來救你也無法冷靜下來,接著開始冒冷汗、呼吸困難、手腳顫抖,然後眼一昏失去意識,恐慌引起了幽閉恐懼症,短短幾十分鐘就已讓人感到很不舒服,更何況是被關在幽暗牢籠裡長達數天以上呢?





劇情敘述:




20年前社會主義國家南斯拉夫解體,但這並未改變東歐這片多災多難土地的命運,時至今日硝煙仍未從這裡散去,卡夢羅卡、馬提爾薩米是來自法國的救援小組成員,在完成任務後他們驅車回國,然而必經之路上遇到士兵埋彈演練,為了不浪費時間薩米建議抄小路前進建,這個決定將他們引入一條黑暗之路,半途中三人被一群全副武裝的不明身份者綁架,此後數日內他們全被關在不見天日的牢籠中,對方的動機他們全然不知,只有無盡的恐懼伴隨左右,而死神的腳步也在慢慢逼近...。

  














片算是小成本二流電影,最近看了不少這種片,籠困應該算是裡面我比較想提出來講的,它整個場景非常簡陋,也可以看得出來很粗糙,不過對於這種電影也沒辦法要求太多,我算一算總共應該只出現四個地方而且還有重覆使用改裝成另一個佈景的:房子、車、被關的牢籠、大玉米田,演員也的確是少得可憐,絕大多數時間都是全身髒西西來營造恐怖氣氛,蠻像那種偏遠地帶叫天不應叫地不理的情況,也只有在這種地方就算你被怎麼樣了,都沒有人發現與知道,家人通報失蹤也無計可施,畢竟在國外不比自己家,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





電影開頭先讓我們看到女主角小時候心魔,國外常常會有小孩子嬉戲時忽然就失了蹤,被強行抱走或是拐帶,而同伴們常常會不敢出聲告訴家長事實,一來一往時間差便造成找不回來的遺憾,當然這也會在小孩心中留下陰影,也常常會有人夢到失蹤同伴回來哭喊或是長大後處事上受到影響,遇到相似面孔或事件時總是不自覺和過往經歷重疊,雖然在台灣人口販子問題以不似以前那般嚴重,但檯面上看不見不代表沒有這種問題,誰知道現在還有沒有那種誘拐小孩子然後打斷手腳送到對岸去乞討的例子呢,或著像是韓國與泰國那樣被當成運毒與製毒的工具。
















被關在牢籠裡部份還蠻不錯的,主要是女主角有將受困的恐懼以及心態轉變詮釋出來,這算是粗糙二流片中小小的優點,大多數小電影都會找演技爛到有剩看了就想揍死她的女演員出任,不是誇張亂尖叫就是賣弄不怎麼樣的色相,籠困中的女主角雖然按照劇情不免俗還是有比較愚蠢的舉動,好在她內心戲還演得出來,搭配同樣被關但活得比較久的另一男配角,兩人一個負責實體運作逃生,一個負責驚嚇部份,在短短一個多小時裡雖然沒什麼爆點,但還不到無聊想睡覺就是了。






劇情也很容易猜得出來它的主題是「黑市活體器官交易」,隨機擄人回牢籠,幾天內確保他們身體健康無慮,比對完成後將他們綁在手術檯上活生生摘取器官,眼角膜、眼球、開膛破肚將裡面所有器官都拿光,重點是做這些手術時受害者都是清醒的,這樣才能確保器官的新鮮,不過本片並沒有將這些過程拍攝出來,只是以摘完後的空殼屍體替代,如果可以至少拍一個人被肢解的過程出來會好一點,不過我想那恐怕會流失不少觀眾,屍體倒是做得還不錯,對於比較不常接觸或是不喜歡這類型電影的人而言可能會有點小震撼,但屍體也是全片唯一有見血的地方了,後來女主角大反攻時反而被草草帶過,只出現連殺幾個人就像砍甘蔗一樣的畫面,頓時還以為她去特種部隊受過訓來著。






有爬上去西子灣領事館喝過咖啡的人應該都知道那裡變成阿六仔聚集地,在樓梯剛上去第一層時會有法輪大x好的人靜坐抗議,然後旁邊貼滿了被活體器官摘取卻沒死、全身插滿管很痛苦活著人的照片,有些人身上都是縫線疤痕,這些非法的事政府無法可管,黑市中永遠都是有錢人的天下,人為了活命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用錢不一定買得到健康,但是用錢可以買得到器官,有時候會想說這些失蹤了的人到底都上哪去了,台灣看起來很大其實也很小,但失蹤者能夠找回來的機率是非常低的,如果不在台灣,那這些人是否也跟本片中受害者一樣在某個地方消失不見了呢?






 



年份:  2010



國家:  法國



驚魂處:  不恐怖也不血腥,但有黑市活體器官摘除。



恐怖指數:  開胃小黃瓜。





 



被關在籠子裡不發瘋才怪。










當你知道自己要被活體解剖,會不會崩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