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2日 星期五

【電影】更好的世界


更好的世界 │ 復仇 │ In a Better World │ Hævnen



哪裡才是更好的世界?




之前看到一份問卷上面寫著:當別人打了你一巴掌,你會怎麼處理?大多數人的反應是「打回去」,有些人選擇了逃跑或離開,只有非常少部份會冷靜詢問原因然後告他索取賠償,我們可以發現當受到欺負時,大家都想報仇或著是讓對方也嚐嚐同樣的滋味,除非對方在權威上高過自己或是有利弊關係存在,否則沒有人願意平白受辱,這口氣始終很難嚥下去,有許多社會問題就是這樣發生的,你打我、我打你、你再打我、我又打回去...等,原諒他人者被說笨,不願平息者被罵傻,無論膚色不分國籍,千百年來人們就這樣相處著,人們的心要到何時才會平靜下來,世界和平是否只是空談,沒有人能夠說得準,答得肯定。





劇情敘述:




有多少人在遭遇暴力襲擊後,還能冷靜面對,無路可退的絕境,讓你不得不直視正義和復仇之間,那條模糊的道德界線。




一個在非洲難民營行醫的父親,不斷面臨複雜的種族殘殺,以及救人天職的天人交戰,回到丹麥家鄉後又得面對小孩在學校遭受霸凌,所引發即將失序的復仇行動,在寧靜小鎮與原始部落、天真校園和成人的現實世界之間,哪裡才是更好的世界?這場以暴制暴和理性世界的道德掙扎,正在逐漸蔓延....。




關於電影:



本片保有導演蘇珊娜一貫的細膩情感,以簡練而真實的精神刻劃人性的深刻情緒,並延續對文明社會中全球和個人、家庭的困境議題,以動人而不濫情的手法引發共鳴,蘇珊娜畢爾說:「我的電影是在提出問題,而不是給答案」,不管在電影主題還是主角性格上,蘇珊娜畢爾維持著她向來關注的議題核心,男主角安東是典型的理想主義者,是個好人卻也不可否認地存在人性的弱點,蘇珊娜表示,她喜歡挖掘人性矛盾的特點:「人人都希望一切美好,但本能上卻又時常犯錯」。












 



有時候會在凌晨轉去看Discovery或是Animal Planet頻道,節目播映著亞馬遜雨林等較偏遠地方的動物生長,觀眾們可以看到各種動物間都存在著弱肉強食以及食物鍊關係,牠們爭奪食物、水、地盤、配偶,甚至是看不順眼時也會大打出手,小體積動物是比牠大或強壯動物的食物,而這些動物又被比牠更強的動物吃掉,鏡頭一轉,動物成為了人類的食物,我們懂得如何去補捉獵殺,人類也是一種動物,弱肉強食的情況更是明顯,當我們優越著說著自己比它種生物更好時,為什麼不想想看自己的行為其實和牠們並沒有兩樣,只是用著知識文明這個藉口掩飾罷了。






在落後國家常看到惡霸統治著一切,用著惡劣手段欺凌善良或是弱小之人,就像本片中伊利亞父親在非洲難民營所見那樣,惡霸隨機挑選懷孕婦女打賭胎兒是男是女,然後剖腹看答案,大家都懼怕沒人敢反抗,因為惡霸有武器有勢力,操縱著生殺大權,殺人就像捏死一隻螞蟻那般簡單,我們常常說這是因為他們文化落後,才會不斷打仗與內亂,沒有知識與水準;但本片另一部份帶大家來到丹麥的學校,這裡的學生大都出身白領家庭,經濟不是問題,自小受著文明教育,校園中卻盡是霸凌與嘲笑,可能因為長相不好看、瘦小、孤僻..任何原因就被較受歡迎、較有錢的學生欺負,其它人不是旁觀就是參與其中,大家認為哪邊比較善良,還是兩邊根本沒有差別,電影裡藉由兩種不同環境卻發生相同之事,強烈感受到大層面與小範圍間的相似性。
















價值觀念影響著我們的處事行為,本片藉由霸凌點出發讓我們看到當人們遇到時是如何處理,每個人個性如此鮮明,自身性格上的缺陷與後天環境所遭遇之事會使我們做出不同決定,三種不同性格的父母影響著孩子:安東身處在難民營,每天救助了無數病人,看過太多死傷悲慘之事,他很崇尚理想主義,不和人爭不和人搶,認為心胸寬大的和平處事才是正確,面臨伊利亞被欺負時不責怪學校消極的處理方式,反而詢問自己該如何改善,當他帶著孩子們出去遭遇到另一位父親暴力對待時,孩子們都很氣憤,認為安東該還手,他藉此教育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然你就跟他們一樣,到最後只會兩敗俱傷,我們應該寬恕原諒別人」,或許安東真的將這個世界看得太過美好,但是我們身邊不也很多懷著此種想法之人嗎?






母親則是完全相反性格的人,因為安東曾經的出軌讓她心碎,兩人原本就聚少離多,現在更是分居狀態,面對學校將霸凌問題歸究在伊利亞過於自閉身上時,生氣大吼是對方的錯、學校居然漠視放縱一副想息事寧人的心態,她非常關心伊利斯的情形,卻苦於和安東的問題而忽略了伊利亞,克里斯的父親很有錢,忙碌於公事,常常無法陪伴在孩子身邊,更因為妻子罹癌去世而面對克里斯的責怪,他想當個好父親,卻不知該如何打開兒子的心結,在一次次忙碌於公事後兩人距離越來越遠,盲目相信兒子口頭的敷衍,完全沒有傾聽他真正的心聲,父母身教對於孩子是多麼的重要,大人們總以為孩子還小不懂這個世界,孰不知他們言行舉止都被看在眼裡,造成創傷甚至加以模仿,善意的謊言依舊是謊言,父母更應該好好教導孩子分辨兩者的不同,而不是模糊他們的價值觀。
















伊利亞和克里斯讓我想起了「心靈鐵窗」中的男孩A與B,受到父母影響兩人表現出受到欺負時最真實的兩種反應,伊利亞默默承受著霸凌,不將自身不幸加諸於他人身上,認為自己能夠體會這種難過,為什麼還要讓別人也難過呢?甚至說他的個性是有點平和懦弱的;反觀克里斯獨立與果斷,心中潛藏的憤怒與觀念偏差讓他認為受到欺負就是要反擊,比對方強讓他對你有所畏懼,那麼就沒有人敢再欺負自己,克里斯幫助了伊利亞,兩人變成同進同出的好朋友,就像正與惡不斷拉扯般,同儕間會相互影響,特別是在這種朋友比父母重要的時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伊利亞在看到父親受到欺負卻不還手後,漸漸認同了克里斯的想法,兩人聯手報復欺負父親者,沒有人去導正孩子的想法,等到發現時憾事往往已經造成,無法挽救,徒留悔恨與傷心。






最後一段劇情是全片高潮,也讓觀眾省思何謂真正的善與惡,安東救了受傷的惡霸,卻發現惡霸是真正的惡,他原本所堅持的和善理念崩毀了,交出惡霸讓長期以來飽受欺凌的村民們自行處置,當他回家面對克里斯的失蹤,該不該原諒的掙扎考驗著自己良心,什麼才是真正的惡,不該只界限於我們自己的認知,電影最後還是讓我們看到了寬恕與原諒,畢竟大多數人都嚮往美好結局,也相信人性本善,只是在真實世界中,結局往往都不是這麼簡單就能轉變心態的,或許這也是片名從Hævnen(復仇)改成In a Better World的原因,邊觀看的同時我們也該思考,若同樣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又該如何去抉擇與決定。
















更好的世界可以說是近期最好看的外語電影,它打破了一般人對於外語片就是賣弄悲情與沉悶的認知,全片節奏流暢輕快,畫面精緻漂亮,拍攝純熟不造作,運用蔚藍的天空帶觀眾們看到了丹麥漂亮景色,我們見識到不同的世界、文化與人性,片中演員們個個演技精湛,輕易就能挑起觀眾情緒,就連兩位小男孩都不例外,寫實卻又不賣弄狗血的劇情很能得到觀眾共鳴,本片女導演蘇珊娜畢爾是丹麥新浪潮(註一)中的佼佼者,她成功的拍出一部精彩絕倫卻又感動人心的好電影,甚至贏過現在檯面上水準日漸降低的好萊塢電影,也難怪本片獲得了已經七年沒有頒獎給同部外語片的金球獎與奧斯卡金像獎共同支持,當之無愧。






在面對結局時,其實我是有些錯愕的,或許是體會過現實殘酷,所以覺得美好的結局太過理想化,復仇與寬恕的煎熬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坦然面對,然後做出決定,所以如果硬要挑出本片缺點,那麼我想應該就是這點吧,「哪裡才是更好的世界,哪裡才有最好的世界?」,千百年來人類不斷在經歷戰爭與和平的循環,日子和平時總會有人覺得平淡而出來興風作浪,生活困苦時卻又是那麼渴望著平淡,人們永遠學不會前人的教訓,人性慾望的拉扯永無止盡,那所謂的世界和平美好理念,我想恐怕只能在書中或是電影裡才看得到了吧。






















上映日期:2011-04-22

-----------------------

【劇情】: 8



【演技】: 8



【人性】: 8



【省思】: 8



【滿分10】: 8

-----------------------





















越是單純,越是可怕。











受到欺負時,你有勇氣反抗嗎?











父子終於打破隔閡,很讓人感動的一幕。











最美好的世界,也許就在你我心中。


















(附註一):


1960年有人宣稱電影已經死而要展開救援行動,這個目標是正確的但意思卻不然,在法國新浪潮的帶動下,只是激起了一些漣漪,留下了依稀的足跡,對整個環境並沒有很大改變,個人和自由主義的興起的確創造一些工作,也確實吸取到某些時代意義,但較為顯著成就,還是一些新導演的出頭,丹麥新浪潮時代的電影自始至終是一種奇怪浪主義,表面上是反中產階級,但實際上由於他們自身的藝術理念也是奠基於中產階級的觀念上,所以骨子裡也能是中產階級的調調,幻象是由這些個人藝術家的愚弄計倆產生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